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正文阅读

何惠鉴先生最后的日子 孙丹妍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表日期:2020-07-29 05:49  作者:admin  浏览:

原标题:何惠鉴先生最后的日子 | 孙丹妍

何惠鉴(前左)与黄裳(前右)、郑重(后中)等合影

2004年秋天,何惠鉴先生(1924-2004.12.28)应邀从美国到上海博物馆书画部担任客座研究员,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学术交流。刚刚从学校毕业进入书画部不满一年的我,被部主任单国霖先生指派临时充当何先生的助手。现在想来,即使是临时的,“何惠鉴的助手”这个头衔的分量有多重,于我来说,恐怕是永远不能胜任的。不过当时我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机会和传说中的何先生近距离接触了。

像我这样资历浅的学中国美术史的知道何先生的名字,大多缘于好奇,止于叹服。美术史圈里都知道,美国有个十分厉害的学者,是陈寅恪的学生,在海外办过知名的中国古代绘画大展,写过数量不算多但蜚声圈内的论文,性格散漫名士风度,参加研讨会提交的论文当场撰写,精彩绝伦的文章只写一半、下半部分永远杳如黄鹤……

当时的我,只看过何先生的《李成略传》《元代文人画序说》等几篇文章,就我个人的看法,《李成略传》在当代中国美术史研究中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孤篇压全唐”式的存在(不但是孤篇,还是只有上半部分的残篇)。它的视野之广阔、论证之缜妙、影响之深远毋庸我来赘述,我读过这篇文章后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曲身躬背,埋头屏息,试图通过研究脚底下泥土的含水量和矿物质来弄明白眼前这条小溪的走向,不料猛然被人抓着后脖领子腾空而起,飞到几百米、几千米的高空,再往下看时,不但小溪的形状、流向看得清清楚楚,连它从何而来,流往何处,是哪条河流的分支,又将汇入哪片大海,一一尽在眼底。我第一次觉得,站在历史的角度,美术史不过是一条潺?的小溪,麻雀只能看到身边咫尺,大鹏鸟则能追寻始终。这种感觉在后来读何先生其他的文章时经常会出现。

Power by DedeCms